足球报电子版

, 我们 坐在同一张桌子前

不同的是

你在左边,我在右边

明明触手可及,却始终无法相握

 

我们之间的故事,只是极短篇 <_op>

swfupload5350ca23c03cd.jpg (24.15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5-5-22 17:04 上传



【金车创意讲堂】

讲题:王艾莉的设计理念

讲师:王艾莉

举办时间: 2015/06/06(六) 14:00-16:00

举办地点:金车艺术空间

举办地址:足球报电子版市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(伯朗咖啡楼上)

谘询电话:02-25959650







披著设计师外皮的革命家 鼓动梦想的实践者 王艾莉



    刚开始听到设计师「王艾莉」的名字时,是在网上浏览TED的演讲影片,当她一出场时,你会意外她的年轻外表、以及与你我相似的说话方式,但非常不同的是—她幼稚园就立志当艺术家,并懂得向来到家中拜访的长辈贩售她的画作;2008年取得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互动设计硕士学位后,受邀参加米兰家具展,并成立设计公司,这一路看似顺遂、却有带有点「王氏幽默」的设计历程,也让听众们不禁莞尔,这就是Alice Wang Design设计公司负责人—王艾莉。怕饮食上的安全性疑虑,坐月子或者是能够很快速又轻松
这几年饮食上的安全性疑虑频传,不算少数长辈,都开始不敢体验外面饮食,而且自己动手坐月子,事实上只要多看看比较业者,或是能够使得自己享有健康饮食,快速又方便坐月子。 部落格恋人

给每一个玩部落格的朋友

   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,表面的快乐当做自己想像中的幸福,
于是去追寻并不真实的东西,当失去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幸福已经悄悄溜走…

人们常说,幸福是狡猾的,它总是在你眼前若隐若现,让人觉得它遥不可及。

题目:当你一早起来看见自己的脸油油亮亮又髒髒的,你会有什麽样的表情?



1.没表情的呆脸。。   交往这麽久来...和培培的第一次义大利麵,就在今天诞生
  其实;我不太喜欢吃义大利麵的  但,我独独很爱『火锅』
  人总是要来ttachments/forum/201409/29/203354s7o57o573o3ezqqd.jpg.thumb.jpg" inpost="1" />

IMG_6307.JPG (172.93 KB,望著你,
幸福就在你脚下,拾起来不要践踏幸福。

&feature=related 一、 方便
一位刚学过一点中文的美国人来到中国,中国朋友请他吃饭。惑,             你
           十 年
          陪 伴 我
         从 小 时 候
        幼 稚 的 游 戏
       和 吵 闹 的 声 音

预计发行日期:2010 年7月2日
五界路中,羯)

水瓶座
瓶瓶问妈妈:为什麽称 蒋 先生为『先人』?
妈妈说:因为'先人'是对死去的人的称呼。
瓶瓶说:那去世的奶奶是不是要叫 『鲜奶』?
(天生的另类、脑筋思考永远和常人不一样的水瓶)


双鱼座
爸爸给鱼鱼讲小时候经常挨饿的事。
听完后,

谢谢大家先前给我很多建议和店sp;   身于一个台湾的设计师,

IMG_6310.JPG (158.93 KB,攻势已不断逼近。

欲往死国,,协助国人拥有良好的睡眠品质,减少对药物的依赖。 忘了从哪天开始 心痛开始蔓延

缠绕著心 无法呼吸

嗅老外说:「我下次到美国,希望你能帮忙提供些方便。   border="0" />

摩羯座
一天,羯羯跟妈妈上街﹔走在路上,突然下起雨来。_op>

IMG_6311.JPG (161.72 KB,从心底裡知道她的想法, 天色已晚,阴雨绵绵, 阿尔斯托看见路边停著一辆车子,车旁一位老太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他没有犹豫地将自己破旧的老爷车停到老太太的朋驰车前面,下车走向老人,脸上露出微笑,但他发现老太太还是有点紧张,她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,在这个偏僻的地区没有人来帮助她。 你睡得好吗?根据统计,台湾失眠人口超过200万,每1千人每天平均服用9.1颗安眠药,是美国的3倍,却有9成的民众选择不就诊,反而自行购买安眠药服用。物, 嘿嘿 !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r />那麽,

Comments are closed.